揭秘方孝孺给灭十族的原形
更新时间: 2019-03-10

皇帝杀人,常常有“连累九族”之说。 所谓“九族”,个别指的是“父族四、母族三、妻族二”。其中“父族四”指:父母、兄弟、姊妹、儿子;出嫁的姑母及其儿子;出嫁的姐妹及外甥;出嫁的女儿及外孙。“母族三”指:外祖父一家;外祖母的外家;姨母及其儿子。“妻族二”指:岳父的一家;岳母的娘家。 “连累九族”,已经是相当恐怖了,然而,方孝孺却受到了历史上绝无仅有的“十族”之诛。即在宗亲九族之外加上门生故旧,牵连者成千上万! 方孝孺到底犯了什么罪,竟至于要遭此“十族”之诛呢?

相传,一次太祖朱元璋设宴,宋濂缺席,太祖命宋濂作一篇《灵芝甘露论》,限明晨交卷。宋濂回家后将此事告诉了方孝孺后,本人因宴中饮酒过多,一觉睡到天明才醒。 准备上朝了,宋濂才想起作《灵芝甘露论》的事,大惊失色。方孝孺胸有成竹地对宋濂说:“老师不必惊慌,我已代师写成一篇,未知可否?请老师定稿。”宋濂看后十分满意,未作修改,便直接上呈太祖。太祖看后,觉得此文与宋濂的文风不同,问道:“这是学士的手笔吗?”宋濂只好如实说:“这是我门生方孝孺的手笔。”太祖听后很高兴,说:“此生良胜汝。”方孝孺在宋濂门下度过了三年时光,使他终生受益匪浅。 洪武十五年(1382),经东阁大学士吴沉等人推举,二十六岁的方孝孺来到南京,受到明太祖朱元璋的召见。明太祖见他举止端庄,学识深厚,称赞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。但方孝孺力主实行仁政,志存教化,与朱元璋重典治国的政治主张相差甚远。朱元璋深知才非所用,不如不用,只是对皇太子说:“这是一个有才华的正直之士,但当初还不是用他的时候,让他历练得更加成熟一些,将来好帮助你。”于是薄礼相待,送他归乡。 后来,方孝孺受仇家陷构,被连累到一场官司里,一并拘押到了京城。朱元璋在案卷里看到了方孝孺的名字,叫人立即放了他。 不过,对方孝孺而言,身怀匡世之才而无用武之地,切实是件憾事。此后十年,他隐居在家,二心著书破说,过着清苦的生活。著有《周易考次》、《宋史要言》、《文统》等多部作品,还写了大量的诗歌。直到洪武二十五年(1392),经人再次推荐,朱元璋才让他担当汉中府学教养,成了个刚入流的九品学官。 蜀献王朱椿是朱元璋的第十一子,他早就据说过方孝孺的人品跟学识,就礼聘他兼任蜀王世子的老师,非常敬仰他,把方孝孺的读书之庐命名为“正学”,方孝孺因而被后人称为“正学先生”。

“正学先生” 方孝孺

“正学先生” 方孝孺(1357—1402),字希直,浙江宁海人。明代大臣,也是著名学者跟散文家。 洪武九年(1376),二十岁的方孝孺拿着自己写的谈破身之道的文章《杂诫》来到宋濂那里,拜宋濂为师。宋濂好多年都未见过这样好的文章了,很高兴地把方孝孺纳为弟子。